主页 > 体育咖吧 >投书:陪审制是台湾司法界除屎的良方

投书:陪审制是台湾司法界除屎的良方

2020-03-24 228浏览量
投书:陪审制是台湾司法界除屎的良方

台湾司法只要採陪审团审判,几乎可以一举解决贪污法官、恐龙法官、打手法官、偏执预断法官、不负责任法官、不守时法官及态度不佳法官等问题。(汤森路透)

每次司法(含法务)界出了大事,像前几年发生的高院法官及检察官集体贪渎案,司法界总说那只是或难免有几粒屎,但我们的司法界,真的只有几粒屎吗?

倒底是屎多还是粥多?那要看以什么标準来定。如果只以操守来定,会贪污的就是屎,那凭良心讲,「有钱判生,无钱判死」的说法还真的不能成立。以我在司法界、律师界超过36年的资历与经验,今天法官或检察官还会收钱的大概在5%至10%之间,也许再多一些,也许再少一些。但是,不贪污只是成为一位司法官的必要条件,却不是好司法官的充分条件。

司法官普遍缺乏常识

因为台湾司法界,不是只有贪污司法官的问题,还有其他许多的问题。此至少包括第一,恐龙法官的存在,台湾的司法官是恐龙的就比贪污的多得多了。这没办法,不见得都是司法官本身的错,而是司法制度的错,让20几岁的年轻人,甫步出校园不久,只因考上了司法官,就在毫无社会历练与经验的情况下担当司法官认事用法的重任,台湾司法官普遍缺乏常识(Common sense)是一个大问题。

加上司法高层总是三令五申要法官、检察官们不要涉世太深,搞的人际关係太複杂,司法官们也就自我封闭的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圈中,甚至连过去是同学或同事的律师都不敢或不愿与之正常交往,该有的常识就怎么都丰富不起来,过去称之为昏官如今称之为恐龙的,恐怕至少占了司法官一半以上,恐龙判决就这样产生了。

揣摩上意的法官、检察官

第二,台湾过去在国民党威权统治之下,法院是国民党开的,所以有不少的打手(鹰犬)法官及检察官,为了升迁,干了许多坏事。如今政党几度轮替,仍在做国民党打手的,虽然少了许多,但仍有不少的党国遗绪还在祸害人民。何况,如今揣摩民进党上意的法官、检察官也陆续产生,不论为那个政党服务,都是打手司法官,都该想办法不要让他们的手伸入司法界。

偏执预断的司法官

第三,这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,就是偏执预断司法官的存在,让司法独立变成了司法独裁,成就一堆酷吏。尤其在刑事庭法官,因为卷证併送的关係,我国刑事诉讼法没有採取起诉状一本主义,以致法官在审判前都先审阅了卷宗,心中早就产生预断、定见,完全听不进被告及其律师的辩解,审判成为只要把它走完的程序,审判程序成了毫无意义之事,这种偏执预断的司法官,也是最常会当庭骂人的,因为他总认为被告在强词夺理,在无理的干扰他所想要进行的诉讼程序,所以也最不愿意调查被告或其律师所声请调查有利于被告的证据,他总认为这不过是在拖延诉讼程序而已。台湾的刑事庭法官至少有百分之七、八十是如此的在进行刑事诉讼程序。

交给下一个倒楣鬼

第四,还有一些不负责任的司法官,案子到他手上,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都不进行,等到他职务调动后,案子交给下一个倒楣鬼,然而案件的当事人或关係人都还不能催他进行,甚且即使催也没有用,不动就是不动。还有一些司法官,开庭前不準备,对案情完全不了解 (按:此如在採起诉状一本主义之下,刑事庭法官本应如此,而无从阅卷,但台湾既然未採,就应事先详阅卷宗以示负责),三言两语就开完了,以致案子仍然完全没有进展。

台湾司法界有那么多问题的司法官,一如上述,如再加上开庭老是不守时的,判决书写得文理不通的,判决书转贴他人判决以致不知所云的,台湾司法界保证是屎远多于粥,这应是不会错的。

正因如此,去年中正大学的民调显示,有84%的人民不信任法官,但要怎么解决这样的沈痾,我认为採陪审制是最好的一剂良方。因为在陪审团审判之下,由9个或12个陪审员来认定事实,法官就无须去认定事实,原则上就不会被人民或当事人指责是恐龙(除非是量刑太离谱),而且因为判决认定被告有罪无罪不是法官的职责,法官即使是恐龙也没多大影响。

延伸阅读-李念祖专栏:刑事诉讼採取陪审制的法理意义

再者,因法官不再去认定事实,行贿法官的诱因就没了(要行贿9个或12个陪审员要比行贿一、两个法官困难多了),贪污法官就很难存在(只有在量刑部分还有收贿的空间,但因刑期长短而行贿法官的,在实务上要远比有罪无罪行贿法官的情形少得多了)。

此外,因法官不再去认定事实,他就不会成为偏执预断的法官,这不只是因为在陪审制之下必然要改採起诉状一本主义,法官不会在审判前就产生预断,而在陪审制之下,由陪审团认定事实,法官就算有预断也无法影响陪审团的判断与认定。

陪审团能改变法官开庭态度

而有陪审团出席及在场,法院开庭不但一定很準时,且法官也不会再当庭駡人,开庭态度也必然会明显改善。另法官也不会禁止被告及其律师声请调查证据,反正又不是他要凭证据认定事实。而陪审团的成员即陪审员,是个案产生,一个刑案审完了就回家,没有升迁及上级的压力,也就当然不会有打手法官的存在。而法官也不再会有不负责任等待职务调动而按兵不动的情况,且在起诉状一本主义之下,法官依法本就不该事前接触卷证,不只不会有偏执预断,也跟着没有因不看卷而背上不负责任法官的罪名。

因而台湾司法只要採陪审团审判,几乎可以一举解决了贪污法官、恐龙法官、打手法官、偏执预断法官、不负责任法官、不守时法官及态度不佳法官的问题,虽然陪审制并非完全没有缺点,但在任何审判制度都有缺点的情况下(因人不是完美而是有缺点的,所以人所建立的任何  典章制度及法律都是有缺点的),陪审团审判应该是缺点最少的审判制度,可以让台湾司法界达到锅中真的只有几粒老鼠屎的境地,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?而司法院极力主张的参审制做的到吗?

※作者为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/律师

投书:陪审制是台湾司法界除屎的良方

【上报徵稿】

上报欢迎各界投书,来稿请寄至editor@upmedia.mg,并请附上真实姓名、联络方式与职业身分简介。

一起加入Line好友(ID:@upmedia),或点网址https://line.me/ti/p/%40zsq4746x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Sunbet官网|申博官网注册|滨州市资讯|网站地图